icon_back.png
icon_main.png
量子视觉
全景广东省/深圳市5条相关资讯
全球首款10K VR相机发布,获IDG数千万融资,他认为VR要有质的突变
2017-09-05阅读:73专访

3月21日下午,量子视觉发布了首款专业级10K 3D 20目一体化VR摄像机AURA。亿欧应邀参加。

量子视觉成立于2015年12月,三名创始人都是计算机视觉相关领域博士。目前落地的案例有30多个,比如与黄晓明合作拍摄《新万水千山总是情》、中国网球公开赛、CIG2015电子竞技现场、《昆仑决》济南站等,以及欧普照明、万科地产、华为、美联英语等企业级应用案例。去年6月,量子视觉获得IDG数千万元A轮融资。

8K是VR的最低标准,AURA的每一个子角度分辨率足够高

目前市面上的VR大多是2K屏幕,比如HTC Vive、Oculus VR和PS VR。但要想获得最佳的体验,至少需要8K的视频才可能把2K的屏幕“吃满”,8K对于VR是最基本的需求。

那么最低8K的标准是怎么来的呢?因为人眼的视觉范围虽然有120度,但真正能看清楚的范围只有70度,普通镜头的屏幕分辨率一般是1440,通过计算1440/70*360=7405,所以8K的分辨率是最低的要求;另外索尼和三星的镜头分辨率是1920,通过计算1920/70*360=98730,做到10K才能满足这个要求。

说到VR相机,就一定绕不过诺基亚OZO和Jaunt VR相机Jaunt One。那么AURA与它们有哪些区别呢?

先来了解下AURA,它采用了16个水平FOV为90度的广角镜头,上下有4个FOV为190度的鱼眼镜头。外观全金属设计、主动式散热,电池组支持60分钟拍摄。

“诺基亚OZO是采用8个鱼眼镜头,而且是不均匀的,它只有正面才有3D效果,背面会出现画质损失。AURA采用广角镜头,每个镜头水平方向的角度只有90度,每一个镜头可以输出4K*3K的画面,可以保证每一个子角度分辨率足够高。”量子视觉CEO张聪接受亿欧采访时说。

与Jaunt VR相比,AURA的定位与其不一样,Jaunt VR并不对外公开售卖,只对好莱坞等大型厂商售卖;而且Jaunt VR是做VR内容平台,依靠版权盈利;在价格方面,Jaunt硬件设备价格较高,将近10万美元一台,而且他们不会量产,而AURA是做成量产,这些都是很大的不同。

从0到1都自己做才能建立壁垒

AURA相机不只有硬件,最核心在“软”的地方。除了VR相机,量子视觉还发布了一个专业级VR拍摄解决方案,包括拍摄工具AURA WORK(用来全景监看、远程控制)、AURA STUDIO(一体化的素材导出、整理、剪辑软件),以及云服务、直播服务和本地拼接服务。

“我们同时做硬件、软件和服务,产业链很重。这是因为整个中国VR产业链不够标准化,只有软件是不够的,如果没有硬件去做定制化的开发,后面的软件总会出现一些瑕疵影响效果。做全产业链虽然成本较高,但我们在行业里面的壁垒也更高。”张聪说。

“无论是GoPro的组合还是诺基亚OZO都只卖硬件,OZO的后期处理比较麻烦,成片的效率很低。GoPro的问题更多,本身不稳定,素材不同步,整理的时候很慢。AURA从0到1都是自己做,能够让用户更简单、高效地使用。”

“VR+”的产业升级需求非常大,今年营收突破3000万元

IDC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VR销量在1010万台,并预测2021年将达到9940万,比2016年增加近10倍,复合年增长率为58%。

张聪认为,VR目前在C端并不是很好的状态,包括HTC、索尼和Oculus今年都没有推出下一代PC VR的计划,可能会推到后年。但是移动VR销售量较大,移动VR的大部分需求是用来看视频,“VR+”的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其实是非常大的市场。

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在发布会上谈到VR行业发展趋势时说,2016年VR市场的用户总量、设备总量、游戏视频内容总量都是2015年的10倍,但是VR市场却遭遇了寒冬,根本原因是,VR本质上是只有量的增长,没有质的突变。VR首先要提升观看设备的体验。

“我们已经拿下30-40个项目,在体育上和暴风体育、昆仑决有合作,教育上和美联英语一起制作VR课程,房地产方面和万科、中梁地产都有合作…….这里面有很多需求,主要是产品品质要做好。”张聪说。

2017年,资本市场对VR估值已经免疫,对于几乎所有的VR公司来说,盈利都非常重要。

对于2017年的盈利的预期,张聪还是比较自信的,他说,“今年主要的盈利点在硬件的销售,另外我们后续的精拼过程中的云服务是付费的,也有一部分营收。我们对今年盈利还是比较乐观,保守估计营收会在3000万元以上,我们的目标是销售到200多台。”

张聪说,“目前在国内的直接竞争对手还没有。但是从高更广的领域来看,大家都是从“珠穆朗玛峰”不同的坡在爬。我们可能是从北坡在爬,但是像Insta 360、得图可能在别的坡往上爬,最后到一定的时间节点上大家肯定会产生直接的面对面竞争。目前阶段,我并不把他们当作竞争对手,更多的是合作伙伴。大家一起把VR市场做起来才最关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