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_back.png
icon_main.png
映墨科技
线下浙江省/杭州市4条相关资讯
映墨科技推儿童VR,龙星人把快乐还给儿童
2016-08-09阅读:73快讯
8月8日,杭州VR独角兽映墨科技在杭州梦想小镇举行了新品发布会,主题为“奇趣,从此开始”,正式发布了全球首款儿童VR一体化设备“龙星人”,填补了国内儿童VR垂直领域的空白。
发布会会场外设置了“龙星人”的体验区,尽管这是一款为儿童研发的产品,但来参加发布会的嘉宾同样玩得乐此不疲。从体验区的现场情况来看,不管是从商务人士的角度,还是体验者的角度,大家对“龙星人”都很认可。
而在内场的映墨科技2016新品发布会上,作为国内第一家吃儿童VR这只螃蟹的映墨科技分别“回答”了这样几个问题:
1、做这款产品初心是什么?冯国华:把快乐还给儿童。
梦想小镇诞生了很多梦想,梦想其实也是虚拟现实的表现,所以映墨科技的新品发布会也定在梦想小镇。“映墨科技成立至今已有739天,成就了VR圈的老司机。现在的00后、10后少了很多童趣,我们的做这款产品也是想把快乐还给孩子,让孩子在童年有更好的回忆。“映墨科技联合创始人冯国华(联合创始人,总经理)说道。
2、做这件事儿的意义或价值是什么?罗浩:“造梦”!
刚从悉尼回来的罗浩(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分享了3个与虚拟现实有关的项目:达摩克利斯之剑、谷歌探险和映墨的儿童VR。
讲到谷歌探险的时候,罗浩引用了美国一所学校就Expeditions(谷歌面向教育机构推出免费的VR体验服务)对146个学生进行调查的结果:95%的学生表示很喜欢,91%的学生想用来学习,88%的学生还想用,74%的学生觉得使用舒适。由此可以看出,学生对VR体验的接受度相当高。
罗浩还从“杰克·安德拉卡15岁发明早期胰腺癌检测试纸”、“马克-扎克伯格10岁接触计算机,几个月后实现家里和爸爸办公室电脑的联网”这两个例子引出做好一件事的链条:激情→兴趣→乐趣→游戏。罗浩认为,对家长来说,游戏不应该是个贬义词,而应该是褒义词。儿童VR也并不是强行将VR应用于儿童这个行业,好比10年前出版的面向6-8岁的《3D Viewers:Dangerous Animals》,它并不是VR制造出来的,但它因为VR得到了更好的发展。映墨做儿童VR这件事的意义就在于“造梦”,激发各种各样的儿时梦想,长大后创造或者实现。
3、为什么映墨可以做好儿童VR?罗浩:技术成熟度+自身积累+市场反馈。
谈及“为什么映墨做儿童VR有优势?”罗浩说:“我们之所以可以把儿童VR做好有外因和内因两方面原因,外因是技术成熟度,成人VR产品现在还是有很多问题,但儿童的体验不需要太高的要求;内因是自身的积累及前期的市场反馈给了映墨信心:三年踩过很多坑但也积累了很多技术,同时积累了华为、阿里、微软、浙大等一批高端人才;近一年大量的市场调研和校园活动中儿童对我们的产品样机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趣。”
“紧跟、掌握、突破、应用”是属于映墨的技术定位,分别解释为:紧跟VR技术发展大势、掌握儿童VR领域的大部分关键技术、突破儿童VR领域的若干项新技术、应用/落地到产品中。近三年来,映墨科技已经积累知识产权47件,其中19件获得报批。
映墨科技的目标定位是提供儿童VR的整体解决方案,包括场景、系统、平台,其中平台每天都会获取大量的数据信息,可以做大数据分析,利于后期更加精准的推送内容和改进内容。
4、儿童VR的产品定位和产品特点?吴震:战略级产品,为儿童而生的一体化设备。
经过数次战略调整,做VR硬件出身的映墨科技终将战略重点瞄准儿童VR垂直领域。80人的团队经过200余天的努力,终于推出了这款“龙星人”,映墨科技联合创始人吴震将其定义为映墨科技战略级产品。
“其实之前打出来的手板有很多种产品形态,但都有恐龙宝宝的影子。因为大数据告诉我们,孩子们更喜欢这种形象。最终的产品形态完美匹配5-8岁孩子的身高,看起来和喵星人一样既呆萌又傲娇,所以叫龙星人。”映墨科技首席勾搭官王瑶说。
龙星人是针对5-8岁儿童开发的一款串联了硬件、软件、内容平台、场景交互等一条VR技术链的垂直化产品,走的是B2B2C模式,整套设备包含一台手持式儿童VR眼镜、儿童益智VR游戏库、可视化商户操作平台、基于投币和微信支付的系统、系统运行无压力的电脑主机和卡通造型的显示器等构成。
吴震介绍道:“龙星人适配的头显花费了我们很多心血,采用了手持式设计,不需要佩戴,降低了学习成本;手柄上有两个交互按键,左键选择,右键确认,上手简单容易操作。头显采用了OLED屏,防蓝光镀膜设计,拖影更低,延迟更低,有效隔离蓝光。此外,头显的瞳距和面部贴合也完全按照孩子们的瞳距和脸型设计,这是一款完全为孩子们定制的产品。”
内容上,映墨科技则考虑得更多。除了自有团队在开发游戏外,映墨更希望与第三方CP合作。目前,与映墨科技正式签约的游戏团队已经突破20家,合作的学校超过了100家,内容孵化器今年也会有30余家团队入驻。映墨内部也在拜访了国内外儿童心理健康方面的专家后成立了儿童心理健康研究和游戏评估小组,以保证上线的游戏都有益于5-8岁儿童的心理和生理健康。发布会现场首发了8款儿童VR益智游戏,其中6款是映墨科技自主研发,分别是《守卫萝卜》、《龙岛大冒险》、《小小火枪手》、《疯狂投手》、《愤怒的老爷爷》、《海底猎人》、《宇宙大爆炸》、《超级水果》;还有2款分别是朔界科技的《水果大作战》和悉梦科技的《宇宙大爆炸》。游戏时长严格控制在3-5分钟之内,类型非常丰富,有射击类、体育投篮类、角色扮演类、益智类、乐感类等等,培养了儿童不同方面的能力。除此之外,映墨科技今年还会在IP上发力,将优秀IP引入到龙星人的游戏平台。
5、如何评价映墨的儿童VR?儿童教育专家:唤醒我们的教育梦想。
有26年儿童教育经验的田老师认为, 5-8岁的孩子处于叛逆但又知性大爆炸的时期,这个时候的孩子非常需要一个好的引导。在儿童教育上,存在一个“儿童-环境-成人”的金三角。VR正是一个非常好的教育辅助工具,能给儿童营造或者说是创造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从这一点上来看,映墨科技的儿童VR为我们的教育提供了另一种可能,唤醒我们的教育梦想,让梦想照进现实。
6、龙星人的盈利模式?江新民:共享经济、无人值守,用数据说话。
龙星人的商业模式是B2B2C,映墨为B端的商户提供产品和服务,B端商户对C端儿童进行体验式收费。映墨针对的B端是有一定资源的代理商和渠道商而非零售,铺货由代理商和渠道商完成。B端用户可以通过云端免费更新龙星人平台上线的游戏内容,也可以通过商户平台调整价格和查看运营数据。游戏每运行1次映墨科技将收取部分运营费用,这个部分的收益将于内容提供方分成。龙星人适合投放的场所范围比较广、弹性比较大,可投放至有商超、儿童主题乐园、电影院,甚至是小超市和小区门口都可以。龙星人的规格是0.4m*0.4m*1.2m,占地0.16平方,体积0.2立方。对于小超市来说,有一个小小的位置就可以摆放,不需要增加场地方面的费用,共享经济。而无人值守的模式,极大程度降底了人工成本,也让运营变得更轻。
首席营销官江新民在发布会现场分享了龙星人商测阶段拿到的运营数据,每台龙星人在不同放置地点的日均运行次数分别为:儿童主题乐园38次,电影院45次,商超40次,普通小区门口20次,平均下来,每台龙星人日均使用频次为30次左右。这些数据均为裸数据,是在没有任何营销的基础上得到的数据。
随后,映墨科技的市场总监周斐主持了龙星人的城市总代(10家代表)的签约仪式。并透露道,龙星人已经预售出3000多台,首批预售的1500台更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售罄了。
从各个方面来看,映墨科技的“龙星人”显然已经步入正轨;19天1500套,40天3660套,42家城市运营合伙人;可以预见,这个夏天全国各地都会有龙星人出没。我们毫不怀疑,映墨科技有可能成为第一家盈利的VR企业。
行业巨头对儿童VR的态度?设置了不同的年龄限制。
Oculus Rift的年龄限制是13岁,HTC VIVE没说,PS VR是12岁,View-Master7岁,Nearpod是K(幼儿园)。前三家不是针对儿童设计的,后两家虽是针对儿童设计的但与映墨科技的儿童VR不一样的是,这两家都基于手机有射频模块。
之所以有年龄限制,主要还是担心VR对儿童的身心健康存在潜在的风险。实际上,究竟有什么风险到目前还是没有定论。关于儿童VR,有三位业内人士有如下看法:
【1】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他今年4月份说,没有游戏就没有他今天的成就,所以他绝对会让他的女儿玩VR游戏。(“……facebookceozuckerberg will "absolutely" let his kid play virtual reality games……”)
【2】Oculus的CEO,Brendan,今年3月份说:我们肯定会为儿童出一款VR头盔。他同时泄露了一个秘密,13岁的年龄限制是与Facebook“必须满13岁才能拥有账号”的政策相统一。(“…and eventually, one day we definitely want to have Oculus for kids, ….”“…so Oculus pick 13 because Facebook requires everyone to be at least 13 years old before they can create a Facebook account …”)
【3】Martin Banks,科学家。关于视力风险和身心健康的看法:“Let’s contrast a kid using a VR headset compared to a kid using a smartphone. When they use the smartphone they typically hold it very close to them and so they have to focus their eye close,” explains Prof. Banks. “You might think that with the VR headset they’d have to do the same thing because the image is close to the eye, but [VR headsets] have optics in the setup that make the stimulus effectively far away, so, in terms of where the eye has to focus, you have to actually focus fairly far away to sharpen the image in the headset.”
“New doesn’t mean dangerous.”
“The virtual can detect real eyesight problems early.”
“Most known risks are shared with adults。”
“Kids can use VR safely, but expect caution, anyway.”
映墨核心技术团队成员
吴震(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在读博士生,曾任华为项目经理,UT斯达康高级顾问,精通软件和算法。
冯国华(联合创始人,总经理):电子极客,曾任航天八二五厂高层、浙江大学电子研究所硬件工程师。
罗浩(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副教授,悉尼大学访问学者。
黄治(产品研发总监):浙江大学光学博士,曾任华为研发工程师。
王欣捷(技术总监):浙江大学计算机博士,浙江大学CADCG实验室建立以来最早毕业的博士。
郭云东(产品结构总设计师):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博士。
陈爱青(软件平台总设计师):清华大学软件硕士,原微软高级软件工程师。
      丁强(硬件研发总监):浙江大学通信硕士,原UT斯达康硬件经理。


猜你喜欢